竹书坊 首页 杂志 故事会 查看内容

[外国文学故事鉴赏] 危险艳遇

2022-6-12 11:00| 发布者: 小刀先生999| 查看: 8925| 评论: 0|来自: 故事会

桑迪是伦敦一家公司的高管,眼下正跟几个同事在巴黎出差。桑迪已有家室,但他忍不住拈花惹草,在巴黎邂逅了一位火辣女郎。兴奋的桑迪回到酒店,恰好看到同事丹尼斯正独自坐在酒店的酒吧里,他也叫了一杯酒,忍不住向丹尼斯炫耀起今晚的艳遇,说女郎带他回到公寓销魂,可惜她爱吃醋的男友午夜前要回来,不然自己还会在女郎家过夜。

听了这些,丹尼斯的脸涨得通红,低声说:“你这样……戴安娜会怎么想?”

桑迪嘲笑道:“别傻了,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妻子知道?我只在英国之外干这种事儿。男人工作太辛苦,需要一点安慰。”

丹尼斯轻轻摇了摇头:“可是她爱你,忠诚于你。”

桑迪笑了,觉得丹尼斯还是太年轻,而且他根本不担心丹尼斯会泄露秘密,因为这个公司新人需要自己提携。当初丹尼斯来伦敦没有安身之所,还是桑迪帮助了他,让他住在自家的空房里。这个可怜的家伙,没有女友,不爱娱乐,一副懦弱的样子,连戴安娜都看他不顺眼。

第二天,桑迪又给火辣女郎打电话,约好晚上七点见面,接着他去酒店前台兑了一些法郎。这时,他看到丹尼斯在和市场部经理马尔科姆聊天,不由得凑上去,得意扬扬地透露了今晚的活动。

马尔科姆对桑迪的艳福羡慕不已,说:“一年前我也干过同样的事,但代价是以后每次出差,女友都会随时打电话找我。”

桑迪扭头对丹尼斯说:“你看,我不是唯一偷腥的人。”丹尼斯冷冷地说:“可是马尔科姆还没结婚。”桑迪耸耸肩,觉得丹尼斯一点儿也不懂生活。

当晚,桑迪离开火辣女郎的公寓时,心情很愉快,一边哼着歌儿一边走向他的雷诺车,突然他停住了脚步,只见车的挡泥板上有一道又长又粗的刮痕,肯定是某个粗野的司机经过时剐蹭的,桑迪气得不停诅咒。这时他发现,雨刷下夹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万分抱歉,我会赔偿。明晚七点双箭路修车厂见。”字条上没有留名,没有电话号码,不过它让桑迪的气稍微消了一点儿。

回到酒店,桑迪看到马尔科姆坐在大堂里,就拿出字条让马尔科姆看,两人一起走到停车场,这时丹尼斯正好开车从外面回来,见状也过来看车的受损状况。马尔科姆估计修车至少得花80镑,他说:“要是我的话,我得让他赔。”丹尼斯观察了一下刮痕,说这个撞击有可能会对车有很大影响,桑迪不以为然,但还是让丹尼斯坐进车里测试了一番。

丹尼斯从车里出来,表情严肃地说:“你有没有想到,这可能是个圈套?会不会是那位火辣女郎爱吃醋的男朋友骗你单独行动,然后揍你一顿,抢劫你?”

桑迪嗤笑一声说:“老弟,你电影看多了!”

丹尼斯盯着挡泥板说:“如果他真心赔偿的话,为什么不留姓名或电话号码?为什么留言是英文?你的车可是法国车。刮痕不像是被剐蹭的,倒像是用锤子破坏的。”

桑迪受不了丹尼斯疑神疑鬼的样子,激动地说:“他写英文,因为我的车牌号是英国的。你什么时候变成保险评估员了?想象力还那么丰富。”

丹尼斯耸耸肩,说:“那好吧。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最好小心点。”

桑迪是个勇敢的冒险者,第二天他准时来到了那家修车厂,看到街道虽然狭窄幽暗,但修车厂规模不小。经理告诉他,修车厂七点半关门。桑迪把车停在附近,等着“万分抱歉”先生到来。桑迪从没对人提起过,他有一支二战时期的枪,藏在车座椅下面,每次他出国都会带着这把枪。丹尼斯住在他家時,曾借用过几次车,要是这个胆小鬼知道车里藏着武器,还不知会吓成什么样呢。

七点半,修车厂的经理关门离开了,街道变得更加昏暗,但那位“万分抱歉”先生还未现身。桑迪不由得想起丹尼斯的警告,紧张起来,伸手到座位下,取出枪放进口袋里。这时,他隐约看到一个身影在街尾闪过,是“万分抱歉”先生吗?难道他们错过了对方?桑迪下车,朝街尾走去,喊着:“有人吗?我在这里!”

没人回答。街尾通向一个堆着旧轮胎的小院子,桑迪感觉后背发凉,搞什么鬼?刚才明明看到有人,万一真是火辣女郎的男友来报复,怎么办?还好自己有准备,身上带了枪,他想着,如果自己今天赢了那人,以后就又有吹牛的资本了。

突然,一个黑影在轮胎堆后一闪,桑迪赶紧把枪掏出来,可这时他才发现不对,枪的金属表面怎么有些粗糙?虽然桑迪从未射出这把枪原装的子弹,但他经常拿出来摩挲、欣赏,对自己的枪十分熟悉。难道是儿子发现了藏枪的地方,用一支玩具仿真枪替换了?

桑迪额头冒汗,全身发抖,他没有胆量在手持假枪的情况下与人较量。就在这时,对面响起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耳而过,桑迪浑身一抖,转身狂奔起来,可又是一枪,子弹射中了他的一条腿,桑迪跌倒在地,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他转过身想向对方求饶,不料目光却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是丹尼斯……

第二天,在当地的警察局里,警官遗憾地对丹尼斯说:“据您的同事马尔科姆说,您曾警告桑迪先生不要赴约,可惜他没有接受……看来桑迪先生是被人追杀,不幸中弹身亡。您能否提供一点破案的信息?”

丹尼斯沉重地点点头,说:“很遗憾,桑迪先生没有告诉我那个女郎的姓名或地址。但要是你们能找到和子弹对应的手枪,应该能追查到它的主人。”

警官摇摇头说:“很难查,这种枪很常见。此外,桑迪先生昨晚随身携带了500法郎,是在酒店前台兑换的,前台给我们提供了钞票编号,但这些钱也被劫走了,目前无法顺藤摸瓜找到凶手,这个案子很难破啊……”

丹尼斯回到英国后,受警官之托,把桑迪的手表和婚戒带给戴安娜,安慰了一番戴安娜的丧夫之痛。然后,他以老派庄重的方式,对暗恋已久的戴安娜展开了追求,他每周去她家两次,辅导孩子们学习,还时不时带他们出去兜风。戴安娜似乎很享受他的关照。

桑迪去世一年后,丹尼斯向戴安娜求婚。谁知,戴安娜面露嘲笑地说:“你还不知道吗?我和马尔科姆订婚了。我想现在你知道了也没关系,桑迪去世前,我和马尔科姆就是情人了。我们下个月结婚。”丹尼斯点点头,转身走了。

不久,马尔科姆收到了一份从法国寄来的匿名包裹,里面是500法郎和一张贺卡:“祝新婚快乐!”马尔科姆乐呵呵地收下了,他相信这是某个法国老友善意的祝福。

不出丹尼斯所料,大大咧咧的马尔科姆并没有把这笔钱和桑迪丢失的那笔联系起来,而只要他把钱花出去,警察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编译者:欧阳耀地;推荐者:青 岚)

(发稿编辑:王 琦)


最酷

喜欢

支持
1

媚眼

感动
1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