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竹书坊 首页 生活 文章网摘 感悟 查看内容

《暹罗之恋》:这是对对生离死别的回答

2020-2-26 22:40| 发布者: aidovo| 查看: 725145| 评论: 0

   张爱玲在《倾城之恋》里有这样一段话:“死生契阔,与子相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象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是啊,对于生离死别,我们能怎样呢?天灾人祸,我们能留得住谁?甚至连自己也抵不过似水流年,渐渐长得面目全非,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凭什么苛求别人为自己停留、甚至矢志不渝?

   于是,每一次有人出现在生命里表示要对我好,我都反复猜忌,这是不是别人的一时兴起,犹疑地不敢接受,诚惶诚恐怕是一场美丽的幻觉,自己一旦投入就会万劫不复;每一次有人最终走出我的生命,我都如释重负,庆幸自己硬心肠的不接受是怎样精准的预言,没有人能长留,没有付出会永恒,然后终于还是落下眼泪。我坚信着每一场相遇最终一定会离别,没有不朽的爱,亦没有不变的人,所以无论过程多么精彩多么吸引人,我只愿做个旁观者,远远地看别人的欢笑和泪水,在角落就好。

   我明白凡事都是有代价的,一物换一物,是自然的平衡。越是美好的事物,代价越高。负荷不起,只好乖乖做个看客。所以我不要相遇,那就不会有离别,不要得到,就不会有失去,不要热闹,就不会有寂寞。哪怕只有我自己,但至少我还有自己,完好的自己。别人在阳光下相爱分手哭着笑着拥抱告别,我在街角安静地观望,为快乐的故事高兴,为悲伤的结尾哭泣。日落之后,别人带着或满足或破碎的心离去,我也在天黑之前带着别人的故事回家。

   这是属于他和他的故事:Tong带Mew去寻找礼物;Mew为Tong唱一首只给他的歌;Tong轻轻地吻Mew;Tong把丢失的玩偶鼻子递给Mew,说“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但是并不代表我不爱你”;Mew对着木偶说谢谢,抹去满脸的泪水。

   任何故事不管开始是怎样的,最后谁都一样寂寞。那个人永远地离去了,留给生命一段填不满的空白,像个难看的疤痕抹不去。我们怎么能释怀?怎么能习惯?

   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接受了。

   可是为什么还说谢谢?为什么还心怀感激?为什么明明伤痛还笑得泪流满面?

   开始是单纯为这样悲伤的结局而难过,哭着哭着竟当了真,也不知是为谁泪流,是他的释然还是自己的懦弱。怎么可以这样大方地跟他说再见,怎么可以这样豁达地表示感谢,怎么可以这样满足地靠回忆活下去?我嫉妒他可以这样轻易地对付生离死别。

   然而或许这是对此最好的回答。

        百度网盘   提取码aido 
@



1.本主题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主题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如本主题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
4.本站管理员有权不事先通知发文者而删除本文。
2

最酷
3

喜欢
2

支持
3

媚眼
2

感动
3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相关阅读

作者其他文章
排行榜
Copyright   ©2006-2022  竹书坊Powered by©Discuz!图库资源:有偿购买    ( 蜀ICP备2021008020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