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竹书坊 首页 生活 文章网摘 爱情 查看内容

[BL文章] 我卖,我愿意(下)

2021-4-12 23:27| 发布者: aidovo| 查看: 569642| 评论: 1

      人有诸多活法,你走阳关道,我走独木桥,你可以不赞成我的活法,但是你不能指责我的人格。我是MB,我用我拥有的肉体给你带来快乐,你付出你拥有的金钱,如同政治经济学中的等价交换。没有必要看不起我,因为最终你也会成为交易的一方,现在你不相信,再过些年,你走着瞧……
      ――――题记 

(13)  

      国庆节很快到了,巫亮缠着我跟他回家。回家前,我给张珏打了电话,张珏说要麻烦我们给他沈阳的朋友带几件衣服,还给了我们一个电话,并说已经让对方在站台上等着,我很高兴终于能帮他一点小忙,到沈阳后我们很顺利就把东西交给了张珏的朋友。  

      我忐忑不安地跟着巫亮回了家,他的父母对我很好,并没有给我任何夸张的同情和特殊的关爱,他们想对待巫亮一样对我,建议我们一起出国深造,要我们做最好的朋友。晚上巫亮偷偷跑到我睡的房间,我们搂抱着睡觉,小心地做爱,第二天天不亮我们就收拾干净地上的纸,他再偷偷地溜回去,也就是那个时候,巫亮第一次要我一辈子和他在一起,他要一辈子都睡在我的怀里,做一辈子我的爱人。那是我失去父母后第一次感觉到家庭的温暖,那个国庆节真的难忘。  

      学校的生活永远是那么平静,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谈恋爱,读书,对于一些风言风语,我们根本不在乎,我们不在乎别人说,更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只要我们相互爱着就够了。巫亮紧张地忙着托福的考试,我们已经约定好,他先出去探好路子然后我再出去,去美国实现我们一生一世的约定。  

      后来,巫亮的家也就真的成了我的家,我们经常一起回去,而每次都能帮张珏带去一些东西,他妈妈还认了我做干儿子,我也高兴地朝她叫妈,在他家里我也可以象巫亮一样穿着内裤走来走去,我又找到了一些家的感觉。巫亮和我的性也变的越来越和谐、享受,对于生活我又重新拾起了久违的信心。  

      转眼大三了,在经历了无数个通宵苦读之后,巫亮出国的事情也终于下来了,我为他高兴,但他高兴中却带着难过,因为我们要分离了。出国的前夕,我们每天都会疯狂地做爱,在客厅沙发上,在浴室,甚至在厨房,做到精疲力尽然后紧紧地抱着睡觉,我们好象要把分开后的性爱提前支取。  

      倒计时过的很快,99年的春节前几天,巫亮该走了,张珏陪我去机场送他,那天他从绿色通道里匆匆跑回来抱住我哭,耳边提醒我美国团聚的约定,悄悄告诉我一辈子他都是我一个人的,就在背影要消失在人流中的一刹那,他转过身,大声说了一句“我爱你!”之后,大步入关了,在张珏的车上,我哭了一路,他也没有劝慰我,我失魂落魄地回学校重新开始我的大学生活。  

      送走巫亮的那个春节,我决定去沈阳陪巫亮的父母,张珏还是象往常一样让我帮他带点东西,并还拖人给我买了软卧的车票,车厢里,我有点纳闷为什么每次去沈阳张珏都托我们带东西,而每次带东西都是同样一个人在站台接我们。  

      晚上,我好奇地打开了他的包,包里的塑料带装着几件名牌衣服,后来,在一件GUCCI的西装上口袋里,我发现了一个便条,好奇又一次驱使我打开了它,便条上写着“这次货纯度最高,告诉老三最近不必亲自来北京,这两个是学生,更加安全。” 

      看到这个便条,第一个出现在我脑海里的三个字就是“海洛因”…

(14)  

      我摒着呼吸,车厢内其他3个人正在熟睡,在包的里边夹层里我摸到了一块方方的东西,夹层是封着的,我没敢撕开。我的心咚咚地几乎要跳出喉咙,汗顺着鬓角往下滴,对于我来说,首要的是我怎么处理这个包,这个可怕的“炸弹”。 

      我无论怎么逼自己都很难冷静下来,最后我几乎颤抖着把那个小包悄悄地放在了餐车的门口的垃圾带里,火车在凌晨到达沈阳,我从车厢的最尾一节下了,然后如同做贼一样拉低衣帽,匆匆出了站。 

      果然,就在我到沈阳的第三天,晚报在报眼位置刊登了一则新闻《列车惊现毒品,警方介入调查》,我现在才真的有点毛了,从此,我几乎不敢和他们上街买东西,睡觉会从恶梦中醒来,在街上看到警察都不自觉地想躲,很难安静地坐下来,甚至怕听到敲门声。那时我真正体会到了做贼心虚的感觉。 

      尽管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已经发生的一切,我还是决定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巫亮,怕他为我担心,电话里我开始变的有点心不在焉,少了很多的甜言蜜语,有时喉说话甚至不着边际,我甚至有一点后悔,后悔自己草率地把包丢掉。 

      过完年,我提出要回北京,尽管他们一再挽留,但是我根本无心再呆下去,再有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也不想连累他们。回到学校,学校出奇的安静,冷冷清清的楼道,空空荡荡的走廊,距离开学的日子还早,大家还都没有回来。一个人在宿舍里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窗帘拉着,只开台灯,晚上睡觉用桌子顶上门,我也作了最坏的打算,晚上我拿出母亲的遗像,轻轻告诉她,或许儿子也会很快就可以见到你们了。 

      在学校的几天,我总是提心吊胆地生活着,在返回学校的第五天晚上,在我去吃饭的时候,出南校门后不久,我被两个魁梧的陌生人叫住,他们说是警察,要我协助他们查一件贩毒案件,并且向我晃了一下证件,对于这个结果我反而平静了,或许这样我才会真正地摆脱贼一般的生活,我没说什么,跟着他们就上了车。 

      感觉车子往西将近走了40分钟,最终在一个农家院停了下来,院子里传出几声犬吠。这里仿佛是一个村子,稀稀拉拉的几户人家,已经是晚上了,由于没有路灯,周围漆黑一片,我根本不知道到了哪里,他们拽着我下了车。 

      到了屋子里,我明白了,这里根本不是派出所,他们也根本不是警察,而是张珏的手下,就这样,如同港台片子里的一切就发生了,发生在一个学生的身上。 

      他们没有打我,他们告诉我,张珏不想和我撕破脸,对于他们巨大损失的不会和我计较,并且还是会让我去上学,还能给我提供学费,帮助我出国,但是前提就是每个月去一次沈阳,送一次货,如果我报警,那么按照我曾经携带过的毒品数量,结果不言而自明。对于他们提出的要求,我没有立即回答,他们也没有逼着我回答,说给我一些时间在这里考虑,三天后和张珏谈。 

      那三天对于我来说就是三年,三十年,那些天我不自觉地就会陷入往事,陷入和巫亮的那段美好的日子,也就是那三天里我特别庆幸巫亮已经远渡美国。关于我自己,我没有想太多,因为自己经历的苦难太多,这次无非是一次重复罢了,我想到了死,但是似乎又心有不甘,我始终无法忘记巫亮走入绿色通道内时的那一句大声的“我爱你”,怎么办?
三天里,他们给我送饭,送烟,对我也相当客气。其实,也就是从他们的烟里,我开始染上了毒瘾…… 

(15)  

      我最终还是答应了他们的条件,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赌瘾,再说,无论下一步如何,答应他们至少就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些时间,再有我终于看透了,一个农村孩子和他们比起来,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如果不是大洋彼岸的巫亮,我一定会和他们鱼死网破,但是想到巫亮,我最终还是忍了,尽管巫亮在我心里开始变的遥远,但是那至少是我生存下去的一丝希望。
三天后,我见到了张珏,在我面前,他表现的很自然,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所有的一切都好象没有发生过,还是那样笑,还是那样打趣,那样用手指挂我的鼻子,只是对于我来说,他的笑不再亲切,而是让人感觉发冷,一种无出可逃的冷。 

      吸毒被分为烟吸、鼻嗅和烫吸,有人称其为“走板”或“追龙”,它是人类成瘾性中的顶级现象,也是最欲罢不能的事情,我尝试着自己戒,但是当赌瘾发作时,仿佛有千万的虫子在骨头缝里爬,痛苦难忍。尽管我赌瘾并不深,但是我还是无法抵制那些特殊香烟的诱惑,当一只烟下去,自己仿佛飘起来,那一刻自己再陷入后悔,吸毒的人根本不会把自己当人,而是当鬼。一旦毒品没有着落,就会发慌,其他什么事都可以不做,一定要设法搞到毒品,担心的就是失去那一种短暂的“快乐”。我奉劝朋友们,千万要远离毒品,因为它切实能把你的一切全部毁掉。 

      我明白自己的赌瘾会越来越大,我必须戒,为了自己生活的不再象鬼,还有为了巫亮。但是在北京,在张珏的控制下,我又能怎么戒呢?最后,我打定主义,通过岳姐的朋友在医院开了一张心肌炎的证明,我休学了。 

      北京是没有办法继续呆下去了,我决定去深圳。在一个夜晚,我带上我父母的遗像,带上我的琴以及买完车票后剩余的177.64元钱,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更没有告诉巫亮就悄悄地走了,即使在南下的列车上,我还是躲进车内的厕所了抽了一次。 

      北京是一个古老的城市,悠久的历史,浓厚的文化底蕴,深圳不同于北京,这是一个瞬间用钱堆起来的城市,到处充满金钱和肉欲。来到深圳,我找了一夜27块钱的地下室,赌瘾很快让我把带过来的抽完了,当抽完最后一口的时候,我开始恐惧,一种仿佛面临死亡的恐惧,我必须为自己找一个去出,后来我下定决心走进政府的一家戒毒机构,申请强制戒毒。 

      对于我来说主要是烟吸,赌瘾并不深,所以我戒起来也相对容易,尽管如此,戒毒的第3天则是成瘾者戒断症状最严重的时候,也是我最难渡过的一日,那一天我神志模糊,痛苦难耐,几乎一直叫着巫亮的名字,脑子里不断呈现着我和巫亮做爱的场景,在经历了近乎死亡一样的难受,我挺过了第三天和第四天,也就是说我挺过来了。 

      咬牙坚持了32天后,我顺利戒掉了毒瘾,戒毒所给我开出了一张2723.56元的帐单,由于没有钱,我的身份证被押在了戒毒所,就这样我背负着几乎是天文数字的帐从戒毒所出来了,钱总归是要偿还给人家的,但是钱又在哪里呢? 

      我抱着吉它,开始了在建设路地下通道卖唱的生活,尽管很多人慷慨施舍,但是毕竟很难完全维持生活,一次收工回去的时候,东门附近的一个电线杆上我看到了一则夜总会招人的广告,待遇出奇得好,关键是还免费提供食宿。我窃喜,完全没有犹豫就走了这家夜总会,谁知,却是另一种非人非鬼的生活在等待着我……

@



1.本主题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主题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如本主题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
4.本站管理员有权不事先通知发文者而删除本文。
12345下一页
2

最酷
1

喜欢
2

支持
1

媚眼
1

感动
1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作者其他文章
排行榜
Copyright   ©2006-2022  竹书坊Powered by©Discuz!图库资源:有偿购买    ( 蜀ICP备2021008020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