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书坊 首页 杂志 故事会 查看内容

[民间故事] 真正的杀招

2021-4-20 18:25| 发布者: aidovo| 查看: 22389| 评论: 0|来自: 故事会

  东州城出现了一个飞贼,此贼开始时只是偶尔作一次案,后来,愈加张狂,频繁作案,再后来不分昼夜,只要兴趣一起,便动手作案。完了还在墙上题诗一首,把城里的名捕赵之焕嘲笑一番。

  赵之焕无奈之下想到了授业恩师——京城总捕欧阳华。
  
  欧阳华今年八十岁,须眉皆白,行走之间已然不便。赵之焕把此事述说了一遍,欧阳华听后,陷入沉思中,很久才说:“你是说他最近白天也作案了?”“不错,这正是令弟子困惑的地方。平常,飞贼只要听说官府插手,至少会收敛一些,可是此贼却根本不把官府放在眼里。”欧阳华想了想,说:“我跟你去一趟吧。”

  总捕欧阳华要来东州城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在东州城传开了。这欧阳老爷子的名气太大了,据说他任捕快几十年来,还没有破不了的案子,硬是靠真本事一步步地爬上了刑部总捕的位子。

  也许是惧怕欧阳华,连着几日,飞贼也没有出来作案。赵之焕心里便有些得意起来,可欧阳华却忧心忡忡地说:“以我对他的判断,估计他很快就会作案。”

  果然不出欧阳华所料。天一亮,赵之焕便接到报案,城中又有一富户失窃,他忙请恩师一起前去勘察现场。一到那里,赵之焕已经肯定是那飞贼所为:现场干干净净,不留任何线索,庭院正中那雪白的墙上,又有那飞贼题写的一首打油诗:天地我独行,敢笑世间人;名捕与总捕,能奈我如何!

  欧阳华很仔细地看完诗,叫道:“好字!”

  赵之焕问道:“师傅,你可查出了什么线索?”

  欧阳华摇摇头说:“案子做得干净利落,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对了,你注意到他的字没有?”

  赵之焕莫名其妙地摇摇头,道:“这有什么关系吗?莫非字里有什么线索?”

  “你啊,就知道破案,也不好好看那字,”欧阳华咂咂嘴,“好字好字,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赵之焕愣了一愣,暗想师傅果然已经老了。

  接下来,欧阳华的表现更是让赵之焕失望,他原本以为师傅会下令四处搜捕飞贼,没想到他老人家成天呆在屋子里,似乎忘了飞贼一事。

  飞贼也好像知道总捕也奈何不了他,为弥补前几天没有作案的损失,有时一天就能作案四五起。赵之焕一肚子怨气无处可发,就进了一家位于闹市区的酒楼买醉去了。

  刚一坐下,就听到旁边有人在聊天。一个大嗓门说:“我敢打赌,这飞贼是天上偷星下凡,要不怎么赵捕头和欧阳老爷子都抓不到他?”

  一个尖嗓子的人却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欧阳老爷子是总捕,赵捕头也是不差的,相信一定可以抓到他的。”

  “我看未必,那欧阳老爷子都七老八十了,走路尚且吃力,哪里还能动手抓人?再说赵捕头,这么久连飞贼是谁都不知道……”
  
  那两人说着说着争吵了起来,引来了很多人围观。围观的人又分成两派,有说官府厉害的,有说飞贼厉害的,争论不休。到最后,一个瘦得像排骨的中年人,竟宣称道:“我要是那飞贼,就到官府去走一趟,看看什么总捕和名捕能不能抓到我?”

  赵之焕气坏了,把酒杯一推,赶回衙门。欧阳华正在下棋,左手执黑,右手执白,落子极快,见他进来,说:“对了,那飞贼这几天又做了几起案子?”

   赵之焕把这些天飞贼作案时题写的诗拿出来,厚厚的一叠。这是师傅叫他这么做的,临摹诗不算,还要他注明题诗的顺序。欧阳华接过来,一张张仔仔细细地查看起来,看到最后一张,微笑着说:“差不多了。”

  赵之焕忙问他是什么意思。老爷子指着那些诗说:“你仔细看看这上面的字,前后有什么不同?”

  赵之焕一看,他只能看出这字写得不错,一个个龙飞凤舞的,端的是好看。

  欧阳华叹道,“这都怪我,当初只教了你破案之法,没教你书法。”接着,他面色一沉,“你马上去布置机关暗器,记住,各种机关都要比平时多上一倍。”

  赵之焕困惑地说:“师傅,在哪布置啊?”

  欧阳华笑了笑,用脚跺了跺脚下,说:“就在这屋子里,当然,外面也要布置的。”

  赵之焕吃惊不小,说:“你是说飞贼会来这里?”

  “不出意外的话,不在今晚就在明夜。”

  赵之焕虽然满腹疑问,但还是按照师傅的要求一步步安排停当。

  布置完毕,欧阳华就叫赵之焕跟他下起棋来。夜深人静,老爷子没有停止下棋的意思。赵之焕心急如焚,一来他担心师傅的判断是错的,飞贼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来衙门里;二来他也担心万一飞贼来了,那些机关是否能抓到他……正胡思乱想间,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衣袂飘动的声音。赵之焕猛地一震,就要起身。欧阳华抓住了他,这时他才发现师傅的手也是汗津津的。他感觉出来,师傅心里其实也很紧张。

  外面响起了几声奇怪的声音,显然,飞贼也发现了那些机关,正在一一破解。不多时,就见一个人影从外面进来了。欧阳华拍了拍手说:“老朽已在此恭候多时。”

  那飞贼愣了愣,说:“你知道我今晚会来?我倒要洗耳恭听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来的?”

  不仅是飞贼,赵之焕也很想知道其中的道理。

  欧阳华把桌上那些诗的摹本亮了亮,说:“其实很简单,是你的大作告诉我的。”

  飞贼看了一眼,困惑不解地说:“哦,你倒是颇有心计,把它们都临摹了一遍。不过,这里面有什么机关吗?”

  欧阳华大笑道:“从一个人的字迹上可以看出来一个人当时的心境。看到了那上面的数字了吗?正是你作案的次序,越到后来,你的字越是张扬,但里面又传达出强烈的寂寞感。是啊,一个人做了这么多大案子,又不能跟任何人说,当然就寂寞了。你最后一首诗上充满了想要向人诉说的欲望,告诉谁呢?普通人就算知道了你是谁,你也没有多大的满足感,所以,我就是最佳人选了。”

  飞贼拍手笑道:“不错,欧阳华不愧为天下第一神捕。”说着,他掀开面巾。赵之焕看得真切,此人正是酒楼里那瘦得像排骨的中年人。飞贼又道:“可是,就算你算准了,却又能奈我何?”

  赵之焕再也忍不住了,他拔出刀来猛地扑了上去,一招“泰山压顶”,挟风带雷般向飞贼扑去。但他的刀刚砍下去,却发现飞贼已经不见了,赵之焕一招落空,紧接又是第二招,但飞贼却根本不与他正面交锋,只是用高超的轻功与他周旋。时间一久,赵之焕力气接不上,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可飞贼身姿依然那么轻快,最后“呼”一声,夹住屋梁,狂笑道:“如此笨拙,却要来抓我!”话音未落,屋顶上突然落下一张大网,正好将他罩住,但他反应极快,在下落的过程已经抽出宝刀将网划破,等落到地上时,他已经跃至屋外,可刚丢下一句:“神捕不过如此……”话音未落,就被外面守候多时的两个人擒住,夹着他从外面跃进屋来。

  “大人,飞贼已经抓到了!”

  赵之焕一看,竟然是在酒馆中争吵的那两个汉子。赵之焕看了看师傅,这才突然明白老爷子暗中带了高手来,先故作低调,激起飞贼的狂妄之心,接着,又令人在酒肆里“争吵”,进一步刺激飞贼,使其落入陷阱。至于从飞贼的字中猜测他会到来,那当然是假的,目的只是从心理上震慑飞贼,而那些机关,也只是为了让飞贼生出轻视之意,真正的杀招却是他带来的那两个高手。

  赵之焕从年迈的师傅那里又学到了一招:当捕快并不是武功好就行,更重要的是要动脑子!
2

最酷
2

喜欢
2

支持

媚眼
2

感动
2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