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书坊 首页 情感 至爱亲情 查看内容

父亲和他的勋章

2023-2-17 10: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02| 评论: 2|原作者: 樱花|来自: 读者.原创版


我们村紧挨着108国道,骑自行车30分钟就到城里了。这意味着我们村的人除了在田地里耕耘,还可以向城市讨生活。


20世纪70年代末,那时还不流行打工,也不像今天有这么多招聘信息,农民除了辛苦侍弄庄稼,想要挣几个钱花,得尽快把种出来的农作物变现。


因此,我们家的那辆永久牌二八自行车就派上用场了。这还是在外地工作的二舅托人才买到的。爸爸兴冲冲地把新自行车骑回家,惹来邻居们羡慕的目光。新自行车很气派地站在我家略显逼仄的客厅里,车把锃亮,车身漆黑,为了尽可能地不让车受到磨损,父亲在车的横梁上密密实实地缠上了绿色的塑料带子,一圈压着一圈,均匀而好看。


当年,谁家能有一辆自行车,豪气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今天能拥有一辆宝马汽车。娶新媳妇时,自行车可是标配啊。


这辆自行车给我们家带来了自豪,也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去地里干活舍不得骑,只有走亲戚时才使唤它。为了带上一家四口,父亲特意为我做了一个儿童车座,赭红的枣木座椅木质细腻,表面刨得非常光滑,稳稳地架在车前的横梁上。我坐在上面,听着耳边骑自行车的父亲沉重而均匀的呼吸;母亲抱着弟弟坐在后座上,不断提醒父亲蹬慢点儿,上坡时母亲心疼父亲,就下来自己走几步,等自行车上坡后再坐上去。


父亲每日忙完都要擦拭自行车,他用蘸了几滴机油的擦车布细心擦拭车身、链条和钢圈,擦过以后的自行车焕然一新,仿佛刚来我家时的样子。


忽然有一天,自行车后座左右多了两个藤编篓子,篓子用两根结实的木棍绑着,正好卡在后座上。怕不稳当,父亲又用一指粗的绳子捆了好几匝,这下就不怕篓子掉下去了。我和弟弟探头看篓子里有什么,父亲笑眯眯地说,要开始用这篓子挣钱给我们买电视了。


自行车就这样带着父亲每日往返于乡村和城市之间,带着我家奔赴在通向小康的路上。



第一批运进城的是我家地里的大西瓜。包产到户后,农民都把心思使在自家的地里,土地肥沃,庄稼长势喜人。我家地里的西瓜像半大小子,长得飞快。中午,西瓜叶被太阳晒蔫儿了,只看见满地的花皮大西瓜。父亲在地头搭了瓜棚,中午放学后我来看瓜,坐在瓜棚里,看着挤挤挨挨的大西瓜,我小小的心里乐开了花。

两个篓里各能装七八个西瓜,加起来就有200斤了。父亲与他心爱的自行车驮着西瓜,送到城里卖完,回来吃口饭又抓紧再跑一趟,一天往返两次,把一个个西瓜换成一张张钞票。家里收入多了,我的零花钱自然也就多了,我可以到小人书摊上租书看,遇到十分喜欢的书就奢侈一把——买回家看。


西瓜卖完卖花生、红薯、豆子,我家的土地源源不断地产出农作物,父亲和他的自行车把它们送往城里需要它们的人家。笔直平坦的柏油马路见证了父亲的辛劳,也见证了我们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自家地里的农作物卖完了,已经摸到销售门道的父亲就去田间地头收购别人家新鲜的农产品,转手卖到城里,赚取差价。春天的第一茬儿红根韭菜,夏天最先成熟的羊角脆,秋天的红富士苹果……父亲的自行车仿佛驮着色彩鲜明的四季,奔向热腾腾的生活。


父亲能敏锐地感知市场的需求,他售卖的商品经常被一抢而空。记得每到中秋节前夕,他都会买回大量生柿子烘熟后再去卖。我和母亲把柿子一个个整齐地码入肚大口小的瓮里,再放上几个苹果,用泥巴封口,一周后,柿子就软了,黄澄澄的,皮儿薄得都能看见里面红色的汁水。我轻轻地咬开一个小口,使劲一吸,比蜜还甜的汁水一直甜进了心里。冬天没有农作物可卖,只有秋天摘回来的棉花还在家里存着,父亲就去联系需要棉花的加工厂,然后再挨家挨户地收购。雪白的棉花装在超级大的包袱里,紧紧扎住后绑在自行车后座上,骑着自行车的父亲像背着一个大降落伞,在呼啸的寒风里穿梭。后来我读庄子的《逍遥游》,看到“夫列子御风而行”时,总是想起背着棉花包骑车的父亲。


邻居们看父亲挣钱了,纷纷要求跟着他一起干,父亲立即就笑呵呵地答应了。他深知,一人富不算富,全村富了才叫富。他把自己积累的进货和销售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大家。每晚,父亲在我家胡同外的十字路口和邻居们碰头,商量第二天的出发时间和地点。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组成了一个颇有规模的自行车队。每日晨光熹微,父亲就领着自行车队出发了;傍晚他们踩着晚霞回来,车铃清脆悦耳,激起一片欢乐的笑声。


父亲和他的自行车车队驮着货物,终日穿梭于城乡之间。父辈们的身上仿佛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愚公移山般搬走了贫穷,迎来了富足和希望。我家率先盖起了高大的青砖大瓦房,买了14寸黑白电视机,添置了新家具。邻居们也不甘落后,一排排新房鳞次栉比,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我们村也被县里评为“新农村建设示范村”。



因为有一对勤劳的父母,和许多同龄人相比,我的童年是幸福快乐的。父母全力支持家中孩子读书求学,只要我们在学习上有什么要求,他们一定想办法满足。有一次暑假,我对毛衣编织产生了兴趣,请父亲卖完西瓜回来时替我到新华书店买一本毛衣编织类的书。父亲大概觉得,只要是书就应该满足我,晚上回家时,他果然给我买回来了,我一看竟然标价5元,那是他辛苦卖一次瓜的收入的三分之一。遗憾的是,这本书并没有让我学会织毛衣,里面密密麻麻的编织符号我压根儿就没看懂。


父亲从没在学习上给过我压力,他努力改变生活的勇气和愿意吃苦的精神就是对我最好的熏陶。因此,身处农村的我也从未因学习辛苦而动摇过继续求学的决心。初中时,我考入离家数里的寄宿学校,生活条件极其艰苦,全班女生挤在一个大铺炕上,每人分到一块仅够躺下的位置,晚上无法翻身,起来上个厕所,回来时就有可能找不到刚才躺过的位置了;吃的是自家带的干粮,学校只提供热干粮的大蒸笼,喝的是灶房大铁锅烧的开水。艰苦的学习环境没让我退缩过,因为我深知,努力,就能把我带到想去的远方,就像父亲那样。幸运的是,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异,考学求职一路绿灯,生活待我不薄。


年月更替,父亲逐渐老去,车后座上的藤篓早已卸去,因为父亲已经载不动它们了。自行车也像它的主人一样,经过岁月的洗礼,渐渐走向衰老沧桑,车身锈迹斑斑,车轮上的钢圈和辐条也不复往日的风采,今天断一根辐条,明天又爆胎。它像一头任劳任怨的老牛,到了暮年的岁月。每逢它出现故障,父亲总是像对待家人一样,耐心地伺候:换车座、补胎、换轴承……经过无数次的维修更换,除了主骨架外,其余都不是原装的了。我想给父亲买一辆现在流行的轻便又好骑的自行车,被父亲一口拒绝了。父亲固执地爱着为这个家出过大力的老战友,村口每每逢集,父亲必定会骑着嘎吱作响的它再去赶集,哪怕什么也不需要买,也要骑着它出去转转。


父亲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英雄,这辆二八自行车是他最耀眼的勋章。

1

最酷

喜欢
1

支持

媚眼

感动
3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