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书坊 首页 情感 爱情故事 查看内容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2022-3-4 15:00| 发布者: aidovo| 查看: 5597| 评论: 0

  
  
  林小小回国了,这个消息在朋友圈炸开了锅。
  
  当年,她走得多决绝啊,就差站在胡峰的尸体上了。大学刚毕业,她就高调秀恩爱,和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她等了他两年,才等到了一个远走他乡的约定。
  
  胡峰是林小小的前男友,大学里事无巨细地疼了她四年,超级暖男,像林小小老妈的分身。可是,在大学毕业时却被告知,他只是她用来敷衍流言蜚语的工具。
  
  四年的付出换来这么一句,胡峰无所谓,大有那种,我爱你不关你事的气概。毕业的第二年,林小小等来男人的承诺——远走高飞。胡峰急了,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楼,给林小小打电话,你要是跟他私奔,我就死给你看。
  
  不像个男人,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林小小烦躁地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林小小的手机处于关机模式,而楼下站着胡峰的爸妈,站在高楼上的胡峰,吓得赶紧下来了。
  
  这事过了好几年,参加大学同学婚礼时,大家都会把这事拿出来打打牙祭,替胡峰打抱不平,林小小就是一个坏女人。
  
  胡峰不准同学们这么说林小小,说还得感谢她呢,要不是她给我爸妈打电话,你们早见不着我了。
  
  一个女同学却说,打电话给你爸妈的是陈蕊。
  
  胡峰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一直让他安慰自己的事,原来却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做的。陈蕊是胡峰的高中校友,两个人曾参加学校的老乡会,一个话不多的姑娘。倒是一直有联系,因为陈蕊主持老乡会的事。
  
  这些年,胡峰一直单身,痴情给谁看呢?胡峰想他是不习惯对别人好,除了林小小。
  
  林小小回来就开了一个party,邀请当年的同窗,大家不醉不归。胡峰居然也在邀请行列,他一个个打电话,必须去啊,给我胡峰一个面子。女同学们都说,找男友和老公,就得找胡峰这样的,一个人足以温暖一辈子。男同学大骂他没出息,满大街的美女,干嘛在一个旧人身上死磕啊!
  
  林小小说自己失恋了,那个他爱上了一个外国姑娘。大家不接茬,胡峰忙前忙后招待大家,像是一个称职的好搭档。
  
  胡峰,对不起。林小小说。
  
  没事,回来就好,我——们都很想你。胡峰说得云淡风轻。
  
  林小小在国外学了两年的绘画,拿了几个证书,这次回来她想开一个绘画班,希望老同学们能帮忙出谋划策。
  
  除了胡峰,大家都借口隔行如隔山,推掉了不必要的麻烦。
  
  隔着人群,胡峰看着林小小微笑,点点头,林小小知道他的意思,回来就好。
  
  二
  
  胡峰在小区维修电动车的铺子,买了辆二手电动车,走街串巷找开画社合适的房子。调动自己的人脉关系,联系了个开绘画班的朋友,请吃饭,虚心学习经验。去了很多文艺的小店,装修风格他也是好一番研究。
  
  一周后,胡峰约林小小见面,说绘画班筹备工作已经结束。林小小一脸无助地说,除了画画,别的我不会。
  
  不用擔心,有我在。你出资金,说实话我这几年工作也不顺心,所以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只要你愿意带着我。
  
  胡峰看出林小小的迟疑,也许,她是在回避胡峰的关心。
  
  林小小点点头,说胡峰所做的一切,她都可以付工资。
  
  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当初,愿意把老房子出租的胡峰爸妈,一听说是给林小小办画社用,怎么都不肯同意。
  
  当年是我甩了她,为了掩饰我负心的行为,我才那样做的。
  
  为了林小小,胡峰也真是拼了。房子租赁搞好,又得找人装修。胡峰暗地里调查了一下,林小小这几年,在国外生活得并不是很好,学画完全是因为那人是画家,经济上却并不宽裕。
  
  为了林小小,胡峰去找陈蕊。陈蕊从小学画,擅长素描和国画,现在没事就给杂志画卡通漫画。
  
  胡峰把办画社的想法告诉了陈蕊。很多时候,她都是个很好的听众。关于胡峰和林小小的那点事,这些年,她不知道听了多少回。
  
  挺好的。听完胡峰勾画的美好未来,陈蕊点点头说。
  
  经过一个月的筹备,林小小的画社完工,名字是林小小起的,叫——小笨蛋。后来,胡峰才知道,小笨蛋是那个人对林小小的昵称。
  
  因为胡峰的卖力宣传,画社在短短的时间里,居然收了几十个学生。林小小傻眼了,她不想把自己搞得太辛苦。
  
  也许,我可以帮忙。陈蕊毛遂自荐,这让胡峰喜出望外。
  
  林小小教孩子,总是没有什么耐心。孩子们不太喜欢她,反而是话语不多的陈蕊,深得孩子们的青睐,家长们一致要求,把孩子转到陈蕊的班里。
  
  胡峰除了上班,忙画社里的事,就是和林小小在一起,这个城市变化很大,他忙着带林小小故地重游。
  
  纸媒不景气,陈蕊可以接的活也越来越少,索性就把精力放在了画社里。休息日里,她把画社的墙壁上全部画上了画,去花鸟市场,淘来一些花草,还养了几只可爱的鸟,买了一个很大的鱼缸,里面养了好几条锦鲤。

  每一次胡峰来,都有惊喜。林小小看陈蕊的眼神里有越来越多的不高兴。女人总是敏感的,蛛丝马迹瞒不过她们。
  
  你喜欢胡峰?一个午后,陈蕊抱着新养的一只狗狗晒太阳,林小小手里拿着棒棒糖,直截了当地问。
  
  陈蕊没有回答,只说,胡峰一直很爱你,我想跟你说,如果你不爱,请走开,感情这个东西你玩不起。
  
  陈蕊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一种倔强,让林小小觉得害怕。她的眼神儿怎么可以那样恐怖呢?
  
  三
  
  林小小跟胡峰说不想办画社了,原因就是她不想和陈蕊分享一个胡峰。
  
  这话简直让胡峰受宠若惊,直说他和陈蕊只是老乡关系,再无其他。陈蕊进门时,听见这话,只微笑了一下,说:“给学生和家长们一点时间,三天后,随便你怎么做。”陈蕊说完,背起包,抱起狗走了。
  
  林小小很生气,仿佛是准备大干一场,对方根本不接茬。
  
  关于陈蕊,胡峰能说的,也就是这么几年,自己喝多了,第一个可以打电话倾诉的对象,只有她。凌晨两三点,自己胃疼得难以忍受,她过来给他送药。
  
  这不是爱你是什么?林小小叫嚣着说。胡峰却说,革命友谊
  
  三天后,画社里的学生不来了,画社里的植物、鱼和鸟都没有了。林小小那样说,是为了气走陈蕊。现在陈蕊是走了,可是,她把画社的精神气儿也带走了。
  
  陈蕊新办了一个画社,名叫——等梦来。
  
  画社里只收了从原来画社里来的三十个学生,因为她的精力有限,而目前租房子、装修已经花了她全部的积蓄。
  
  胡峰尾随陈蕊来到她的画社,简直是一个世外桃源。陈蕊一袭麻布棉衣,披肩的长发,看上去挺美。
  
  我不是故意拉走你们的客户,只是想继续教这些孩子学画画。陈蕊一边画画,一边跟胡峰说。
  
  胡峰点点头,又说林小小现在对他很好,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应该会结婚。陈蕊在画一幅水粉,她只点点头,说挺好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也赶紧找个人照顾你。胡峰的话里,藏着陈蕊懂的意思,她看看胡峰笑了笑。
  
  我不认识你的时候是单身,认识你后,依旧单身。所以,我单身不是因为你。
  
  胡峰说再见,陈蕊依旧点点头。
  
  这以后,陈蕊从没有主动联系过胡峰。而胡峰呢,忙着应付林小小,出国这么几年,大小姐的脾气见长,除了工作时间,别的时候,真的鞍前马后为她效劳。
  
  一天,哥们儿聚会,大家说到胡峰,让他悠着点,说林小小这次回来,只是负气。而陈蕊对他不错,可以考虑一下。
  
  正说着,林小小说借钱,一个不小的数目。哥们儿一再使眼色,胡峰只说有点困难。没想到林小小怒气冲冲地说胡峰变心了。从此,又一次“失踪”了。
  
  胡峰在酒吧借酒买醉,喝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面前站着陈蕊,她依旧是一袭棉质衣服,看上去那么与众不同。
  
  一个人心甘情愿在一个坑里摔两次,那不是真爱,是太傻。陈蕊说着眼泪流了出来,她把胡峰送回家,燒了水,调了一杯蜂蜜水,打开加湿器,这个城市的冬天太干燥,而胡峰又容易流鼻血。
  
  人都说酒醉心明,胡峰看陈蕊做这些,心里一边温暖,一边冰凉。温暖是因为认识陈蕊五年,她一直默默地帮助自己。冰凉是因为,他爱了林小小五年,都没有换来她一颗真心。
  
  我以为你不会再搭理我了。胡峰看着陈蕊说。
  
  有空就到我的画社里帮帮忙。陈蕊说完就关上门走了。
  
  四
  
  陈蕊又聘了一个画画老师和书法老师,把自己的画社打理得像模像样。
  
  胡峰直夸她不仅有艺术细胞,还很有经营头脑。
  
  这得谢谢你,给了我灵感。陈蕊说。
  
  陈蕊说,因为最近做的事太多,资金上有点短缺,她想拉胡峰合伙。
  
  胡峰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从上大学开始,他爱上林小小,至今已经五年,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他都全部用在了她身上。他不后悔,但是,他觉得自己该看看别处的风景,在意一下那个正在对自己好的人。
  
  合同上明白写着,一参股就是二十年。胡峰抬眼看看陈蕊,她说,不希望发生之前的事,她是把画社当事业来做的,不是菜园门子,随便开随便关。
  
  胡峰没有说话,笑着点点头,挥笔写下自己的大名。关于表白这个事,怎么也不能让一个女人去做。
  
  胡峰邀陈蕊去他家做客,说爸妈放话了,他再不带回来女朋友,就逼着他相亲了。
  
  我想让你做我女朋友。说这话时,已经到了胡峰家门口,他对着屋里喊,爸妈,儿媳妇给你们带回来了。
  
  陈蕊想说什么,却被胡峰捂住了嘴巴,他深情地说,陈蕊,我耗费了五年,我不想错过太多,我们在一起吧。
  
  嗯,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如果……
  
  陈蕊的嘴巴又一次被捂住,胡峰虔诚地说,不吉利的话不许说。
  
  人只有走一些弯路,才知道,原来风景就在自己的脚边。

最酷

喜欢

支持

媚眼

感动
1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